JUST FOR FRAN
關於部落格
  • 516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家庭教師reborn!]198不負責任妄想




在那雙黑如深海的眼底他曾一度以為此世便是永恆。
也以為透進去的光便是一切與世界。

只是他忘了,忘了,忘了。
忘了即使是神話的帷幕一拉開也是爬滿淚痕的枯骨與蛆。
而不論多麼孤高多麼強大,他們也終究是人。
人是幸福的,但不會有幸福的結局。

為什麼?
想是幸福的令地獄的魔鬼眼紅吧。

他聽到天使在耳邊用氣音呼出的咯咯的甜美的笑。

*

寫著「一」的右瞳微暗,當然這不是什麼賞櫻的好時節。
幻覺只是暫時消去痛楚,撕裂的傷口和泊泊流出的鮮血並不會憑空癒合或消失。

不過就是雲雀自己看不到、感覺不到爾爾。
但身為施術者,不用看他也感覺的一清二楚,彷彿那就是他自己所受的傷。
傷口在看不見的心上啊。

傷口底下肌肉的文理、鮮血的流向、肺泡竭力嘶聲的顫抖。
那樣的顫抖隨著單方面擁入懷中的溫度傳了過來,像是雪夜中單薄無依的孩子。


如果早點趕回來就好了。
至少還可以在染滿血的雙拐落地前接住那具比平常更顯單薄的身軀。是一身黑衣的緣故嗎?

不湊近還真發現不到上頭所殘留的更多血塊。

*

Li compenso .  我會陪你,恭彌。
……不需要。

血腥味濃的窒息的空間裡留著耳邊的綿綿細語。
其餘是無聲。

Posse aspettarlo .  我還是會等你,恭彌。
…囉唆,咬殺……

句點來不及從口中說出便已蒸發消失於血的顏色之中。

*

鳳眼有如慢動作播放的闔上。即使失去焦點,也還是相當美麗的一雙眼。
長了薄繭的手指輕覆於那雙眼上,臉不由自主的想埋進如子夜微雨後的黑髮裡。

然後摟的更緊。

除了自己微微起伏的呼吸,這裡、一切寂靜。
懷中人亦然。

任憑被擁入懷中,難得的一點反抗也無。
沾在身上、手上原本微溫的血也冷了下來。

覆於手掌之下的體溫隨時間了無蹤影;秒與秒的間隙望出去卻是一片無光。


閉上雙眼,他依著心跳而數。
數著力氣從被打穿的側腹逐漸消失的頻率。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