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517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[散文]絕對台北

  

 

 

絕對,台北。

 

 

 

放學後我獨自一人等在公車站牌下。在這春末冬初的尷尬季節,毛衣穿也不是脫也不是。從台北車站吹來的風帶點柏油的熏人氣味,還伴著灰撲撲的沙塵。帶著口罩的一位女子與我擦身而過,從她的眼神及裝束中我莫名感受到今日天候之不佳。待一群學生拎著大包小包急急奔來,我這才意識到公車正在我眼前咫尺之處。匆忙隨著人群上了車、悠遊卡一刷,司機正緩慢的駛離市中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這是我所見到的台北:迅捷、忙碌。

 

回到市郊的家中,在書桌上攤開四開大的白紙,思索著到底該如何完 成美術 老師交待的作業。 

 

(……請將妳心目中的台北融入商品設計中……)

 

 

到底,什麼才是台北?心中浮現眾多若有似無的影子,想伸出手去抓,卻只觸到晃動的殘影和激起的漣漪。窗外天氣正好,落日前的餘暉流動在多彩的大樓外牆間,變化的色彩溜過透明的玻璃窗,貌似大教堂內彩色鑲嵌玻璃的種種色光,而又巧妙的搓揉融合成令人流淚的燦白,流轉一如宇宙的循環……這就是台北嗎?繽紛、亮眼的台北?

 

等月娘婀娜走進天空的一側,我面前的卻仍是張僅用鉛筆雲淡風輕勾勒幾筆的白紙。室外數盞路燈的鵝黃色燈光泛起柔柔的光暈,我忍俊不住,推開椅子便朝屋外走去。

 

雖說處於郊區,這裡的夜晚仍不見半顆星子。曾經在鄉下的外婆家領教過滿天星斗,從地平線的此端到彼端,闊大的黝黑夜空處處灑滿明暗不等的繁星,壯麗柔美不在銀河之下──此刻我仰望,竟連一向顯目的天狼星也幾乎不見蹤影,徒留銀月忍受孤獨,孤獨躲藏在重重夜色之後。幼時台北夜裡的十來顆寥星已不復見,如今我瞇著雙眼,試圖尋找我視野所能見的任何光點,最後才失落地發現那不過是遠方大廈的小燈。

 

今昔的台北;變遷的台北;失去的台北。

 

沮喪了一會兒,起初想沿著原本走來的巷子歸巢,卻赫然發現有幾個大漢在巷口喝酒鬧事。不得已,我挑了條人聲聚集之處遶遠路回家。沿途商店林立,日光燈恰如其名地將黑夜轉為白晝。這裡更看不見星了,取而代之的是路人的談話聲及店面播放的流行樂曲。

 

一向習慣於這樣的場景,此時卻略為驚慌失措。夜晚本應寧靜是該沉寂,讓池塘的蟲鳴陪我入眠;若改成引擎轟隆轟隆響,誰還能有一晚好夢?如此台北,多了虛華卻少了實在。甚至連行色匆匆的人們臉上都板著同一號表情:「別煩我」「借過」「別擋我的路」「我趕時間」──沒人能空出一秒暫停幾許,呼吸一口夜晚的涼意,看一眼形形色色的眾人。我仍穿著短袖,已感到幾縷寒意,孰不知這寒冷竟來自人群。

 

台北是冷漠的,但我寧可相信其實在這底下她有顆暖和的心。

 

隨處走走隨意逛逛,回到原本四開大的白紙前才狠狠挨了記當頭棒喝:美術作業還等著我呢。搔了搔頭,我拿筆在紙上試圖描繪今日所看的種種。 


標準化的台北,不確定的的台北;絢爛的台北,樸實的台北;熱鬧的台北,冰霜的台北……同一個城市,不同的樣貌。我們怎能要求一個都市只能以一種面貌示人?她是百變女郎,一颦一笑一言一行都帶有別緻的韻味,她集我們的縮影於大成,充實且不避諱地呈現我們內心的另一面,身處台北的我們造就我們身處的台北。

 

台北沒有絕對,她是變數,縱橫徜徉在我們心中的數線上。台北不是絕對,正如我們也不是絕對。這本是件拼圖,無論碎片是大或小,只要能拼出完整的圖形又有何不可,何必執著於「絕對」?

 

我拭去四開紙上粗略的鉛筆搞,一筆一筆細細畫上你我。

 

 

 


挪了美術作業的時間來寫這篇(喂)
只是對美術老師不滿而已........


總統府下的天空都很詭異,無論是誰在裡面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