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ST FOR FRAN
關於部落格
  • 516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家庭教師reborn!]改變 全

 

 



即使是你,也不能改變什麼。
 

 


*


你一直都沒開口,在黑曜的櫻花樹下。
(「櫻花很美,你覺得呢?」他說。)
(他左手輕握著的三叉戟尖端垂下,右手掌朝上高舉接住處處飄零的櫻瓣。)

你討厭詩人般的多愁善感。
你知道那是幻影,但依然覺得頭暈目眩。
(他也知道那是幻影,是一戳即破的謊言。)

你暗自笑他的自作多情。
(他彷彿聽到了,彷彿又說,我不是自作多情喔。)


只是因為無法改變什麼而悲嘆。


*


你改變不了,特別深刻的某種感情。
尤其是在你努力張開一隻眼,目睹他被鎖鍊帶走而一切回歸平和的時候。

你想,平和很好,再好不過了。

他留給你的寵物鳥在你肩上嘰嘰喳喳唱著歌。
也許你把牠當成了他,伸出指按在嘴上輕暍了聲「閉嘴」。
耳邊沒了話語,聆聽風吹過天台的聲音你好喜歡。


平和很好,再好不過了。
你卻突然好懷念好懷念之前他所造成的一切的不平和。


平和很好,再好不過了。
......那,為什麼會懷念呢?

你不想承認不想被改變。

 

風難得的舒適,呼嘯吹過天台。
你好喜歡......


*


就算如此,你還是記得。

記得那樣的平和,無法動搖的平和;
記得他的不平和,悲傷脆弱而無法改變什麼的不平和。

你沒有和任何人提起過,因為空談並不能改變什麼,只是偶而會在半夜時從夢中驚醒。
夢中有他,醒來後的夢外卻只有你單薄一人。
現在棲身的這棟大宅沒有天台沒有風,你很不喜歡。


只要身為人,難免都會興起說回到過去改變現在。
而你不這麼想。


假若那時改變了什麼,現在也不保證就一定會得到些什麼。
或著你怕失去些什麼,譬如你所喜歡的。

 

你走到陽台邊,微風吹皺了你的黑髮。
有些早已失去了的東西,是不敢撿回來的。


*


再之後的一個早晨,你拿起床頭用細銀鍊串著的一片薄銀,爬著密密麻麻的義大利文(你並不想看懂)。
你將它繫在右手腕上,從窗縫曬進來的陽光照射在你皮膚上又反射在銀片上而刺痛你的眼,那亮度耀的你幾乎想哭。

你推開宅邸的大門,還不忘了帶你的雙拐。那已經是你多年的習慣了。
你延著熟悉又陌生的路走下去,周圍景色越顯悲傷。

 

──復仇者監獄。


他就在那裡,你知道。


你擺了擺右手,讓屋內的人們望到你手上的銀亮。
你堂而皇之走進這座原應對外封鎖的監獄,獨你有這個特權。

靠著抵在別人喉頭上的一雙拐子及彭哥列的背書。


身在暗處的劊子手們盯著你看,隨後又隱沒在影子底下。
你腳下的黑皮鞋發出叩叩的清脆聲響,也融進走廊盡頭那片數不清的黑暗。

 

他就在那裡,你知道。

 

*


黑暗的盡頭,巨大的水牢。
他就在那裡。


滿溢著怪詭的藍色螢光,偶爾一串泡泡隨機器運轉的雜音向上竄去。
你伸出手覆於上,冰冷的外壁與你指尖的溫度竟然相去不遠。


花了十年你改變了多少多少才走到這裡,而他卻依舊這副模樣。
用那雙異色瞳孔冷冷嘲笑世界的十六歲模樣。


你把臉頰也湊了上去,你的額正好對著他的胸口。
既使隔著一片隔離,你仍依稀聽見他的心跳聲。

 

一片靜謐,這裡只剩下氣泡升起的水聲。

 

 

(你突然想起那時,黑曜的櫻花樹下。)
(他的面孔他的雙瞳他的嗓音……)

 



其實標題改成「人妻探監記」搞不好比較適合?

六道骸的「他」一直被我打成「它」..........好吧六道骸我對不起你XD
順便聲明一下,那些看似頂真、類疊的句子其實只是我辭窮不知道要怎麼換字 .........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