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ST FOR FRAN
關於部落格
  • 516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薔薇的瑪利亞] "。" 全

 



 


所謂一見鍾情,也不過如此爾爾。
只在須臾彈指間,我即被你那橙橙生輝的瞳子震懾了──那是我所沒有、且大相逕庭的,光輝亮目的眼神。

瑪利亞羅斯。

*

隨手斬掉幾個看門的雜碎,我走進你被監禁的破舊樓房。濁色的血液沿著刀刃滴下,一點一點,骯髒的顏色。
臉上不知不覺的掛上了一絲冷笑,專屬「虐殺人偶」的冷笑。
如霜冰如雪寒,冷漠無情的豔笑。

黑髮輕輕拍動,深黑的瀏海蓋住了玻璃似的雙眼,整個人更顯漆黑。

呵,很適合嘛。亞濟安在心中狠狠的嘲弄這樣的自己。無論是破舊的建築、廢物般的小角色、油膩的空氣......通通,都很適合。

適合被這種腐敗侵蝕的自己。

已經沒有資格說愛你了,用如此髒污的身分。偽善的靈魂,又有什麼資格靠近那朵獨高驕傲的薔薇?


『殺吧,殺吧。別以為你可以做些什麼好事......
『少裝清高了,看看你的刀吧......
『不然你為何總穿黑衣?不就是怕血塊弄髒自己?

腦中細語和身旁敵人倒地的聲響重疊,盈盈。再回過神來,腳邊已躺了好幾具染滿血的屍體,而自己的臉上也不知何時沾上不少暗沉的血。


我發誓,這是最後一次。最後一次......,這麼任性。
至少讓我再救你一次──不,是再見你一面。我只是個自私的人類而已。
就讓一切在這裡畫下句點,午餐時間、SMC、SIX、ZOO......還有,我和你。

獨佔著這份感情,像夜晚裡偷吃東西的小孩,瑟縮在被裡,一口一口,膽怯的嚐著。
獨自一人,是我應有的報應,只因我害的太多人的家人獨自一人。譬如說地上這些人,還有庫拉尼。他們......都有人在等他們回去啊。

而誰在等我回去?

對不起,我就只能說對不起而已。我會讓這一切都劃下句點的。
以後所有的孤獨,就讓我一個人扛就夠了。

*

「亞濟安,你要去哪裡?」來此之前,蓓蔕如此問我。異於往常的慵懶語調,她直勾勾的盯著我看。

「沒什麼,只是去處理一些事情而已......妳不用為我擔心這麼多......」

蓓蔕緩慢的眨了眨眼,「...隨你要去哪,但、你一定得回來,因為你還是我們的老大。」

我轉身背向她,一個字也沒說。
請原諒我的任性,大家......這麼任性便解散了「午餐時間」,自己一個人,逃避......

「亞濟安,記得回來。如果你改變心意的話......
    大家...都會在這裡。
    下次一起去吃個飯吧。」

她垂著眼,淡淡的說,彷彿剛才那一眼便已看穿我的心思。


靜默,我離去。

──沒有那些飛舞的白鴿、飄落的餘辦,甚至於拂過臉頰的風。
只因那都太亮麗搶眼,不適合孤身的我。

──而我更不適合他們。

*

拐個彎,再拐個彎。空氣中飄著一股甜甜的香味。
是蓓蒂嗎?她果然看穿了我呢......

──向前直走,再右轉到底。
如同直覺般的,我知道該怎麼找到你。
就順這這股直覺,我走到那扇鐵門前,猶豫著到底應該怎麼做。

敲門?打招呼?似乎都不太恰當。
鐵門上的小窗緊緊的關著,不發一語。

不經意的低頭,望著自己染滿血的黑衣及手套,是在提醒我什麼嗎?
我瞇起眼,試圖認清楚紅色鮮血的邊界。但卻在那即將看清楚的那一瞬間,血便靈巧的溶進這襲黑衣裡。
分不出來啊,畢竟是深紅與深黑。如果是豔麗如你的紅,或許就分的出來。

 

ZOO應該聽到風聲了吧。
我甩掉刀上的污血,微微提起刀尖─可惜這裡照不到光─便朝那鐵鎖上的鑰匙口刺去,發出了一陣細微的金屬摩擦聲。

這樣,之後就能輕易的用任何一把鑰匙打開了。

 

我答應過你,不會再出現在你面前了,瑪利亞。
這將會是一切的句點。

 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