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ST FOR FRAN
關於部落格
  • 516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紫棠愁 全

炎熱的七月午後,雨在窗外毫無忌諱的喧嘩囂鬧著,一切的一切卻越發顯得幽靜。
窗外的棠花正綻放自己此際的容顏;窗內名為紫棠的女子望著雨絲沉默。

淡淡的下雨天啊,是一個愁字概括的了的嗎?

「喝下去......就沒事了吧。」我在心中暗暗告訴自己。
心中傳來另一個聲音,急躁的催促著,快點,快點。
只要......喝下去,一切的一切,是不是都會結束?

右手顫抖的舉起酒杯,朝嘴邊傾斜──
五度,十度,十五度......  要傾斜多少,才能將痛苦和不幸抹去?
 
深紫色的雙眸,流露出迷惘的悲傷。

「紫棠─」原本滯留在空中的右手,傻了一下。

劃破這迷惘的,是句不知為何的叫喊,彷彿帶著一樣不知為何的笑意。舉至唇邊的銀質酒杯有如定格般停在半空中,被手的主人默默的放下。

當腳步聲在長廊的另一端逐漸消去,被隨意擺在桌上的銀質酒杯浮出點點黑斑......


最近,城裡面的人們紛紛說著一個消息──首都的「清雨樓」來了位漂亮的歌妓,芳名紫棠。
幾乎城裡手邊有幾兩銀子的人無不想前去一親芳澤,當然也有人抱著吃不到嫌葡萄酸的心理諷刺:「只不過是個歌妓......」

是啊,只不過是個歌妓......

只不過是個歌妓......

綠林可以漂白,為什麼歌妓不能?
即使只賣笑不賣身,也一樣遭人看不起......

為什麼,我一定得笑臉迎人?
為什麼,我不能擁有自己的角色?
*

「要不要吃吃看?」是藍映。
或許她是唯一......真正發自內心對我好的人。唯一......真正對我好的人。
原因沒有別的,只因為藍映和我一樣──都是歌妓。

「這是......」
「我剛剛做的核桃酥,挺香的呢。」
輕輕咬下一小口,還真的不賴呢。

似乎無視於桌上那盤核桃酥,兩個女人依在窗邊天南地北的聊起天來。

「妳沒事吧?最近總是看到妳一副傷心的樣子......」
「我沒事的,藍映。不用擔心──」
話還沒說完,纖瘦的身軀重重跌下,胸前的墜飾承受不住失去的沉重,變成一地的片段......

散了一地的碎片,能否再重新拼成一個新的開始?
造物主的答案是,不能,永遠不能。
──就如同死人不能再復活一般。


喧鬧了一整個月的雨,八月仍持續著。
人們又開始說著另一個傳言......

『城門口開了株紫色的棠花,盛開了好久都未凋謝,就連水災 、乾旱也一樣......』
許多人不惜傾家當產瘋狂的湧進首都,只為了看看這株永不凋零的棠花,甚至有人認為這是花神的化身......


藍映掩面哭泣的淚水中,依舊帶著不知為何的笑。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